在政府工作还是在企业工作

2020-12-28 05:17

最近,某招聘网站发布的数据显示,全国已有超过1万名公务员通过这家网站向潜在雇主提交简历,这一数字同比增加了34%。近年来,广州每年也有一些公务员辞职转型的消息流传。

“我都干了15年了,三班倒,不能照顾到老人小孩,现在实在累得不行,若有合适的机会,我要转行。”

比起阿芳,阿杰(化名)要洒脱得多。阿杰是80后,在广州市某重要机构干了一年后,在2012年,他就辞职去了一家民企做法律顾问。“我现在的待遇,比以前翻倍。我们的领导还让我拉人干活呢。”阿杰的前同事告诉记者,他之所以那么洒脱,是因为他年轻,没什么压力,家里经济条件本身不错。

对于下海的官员是否应设“冷却期”,以防止滋生腐败行为?彭澎认为广州这方面已经有相关规定,但可以做得更细致。譬如对处级局级干部的任中审计。

●2014年2月,广州市萝岗区人大官网上挂出消息,该区人大常委会已接受副区长王建新的辞职请求。王建新在萝岗区任副区长的两年半里,主要分管规划、国土、建设等领域,他的去向是央企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。

退休的李女士告诉记者,广州人爱吃,女人的生意好做,除了面膜,其他糕点零食什么的,只要味道好,生意都能做起来。她现在在微信朋友圈关注的“吃货”群有十来个,哪里有好吃的,她都会买来尝一尝。毕竟都是朋友,做的小生意,帮衬一下,聊聊天,退休了才不那么寂寞。

与谋求转型的公务员数量相比,广州绝大多数公务员仍然认为,公务员是一份值得干一辈子的事业。

在事业单位和市级机关单位待了十几年,去年底广州市某局原副处长李先生还是选择了辞职。谈到辞职的原因,李先生说首先还是收入问题。以前当公务员时虽然是副处长,但一个月拿到手的钱只有7000多元,要养活一家人,这点钱根本不够开销。他现在所从事的工作跟之前有一定的关联,但收入比以前高了很多。

阿杰告诉记者,他辞职时单位领导不想批准,当时领导那里所收到的辞职及调动函有几十封之多。后来,他是恳请单位以辞退方式离开的。“后悔吗?”阿杰说“不”。阿杰自认为思维活跃,喜欢交朋友,在机关待着,他觉得有点闷,当时看到广州有局级、处级的官员都下海经商了,他心动了,所以也决定出去闯一闯。对于目前万众创业的时代,阿杰认为,有创业的冲动固然可贵,但还是要根据自己的实力来作决定,不是每个公务员都适合跳槽,他身边也有创业失败者。

●2013年,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办公室副主任罗小勇辞职下海,目前任职于一房企。

针对公务员辞职下海的现象,广州市人社局局长杨秦在市两会期间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坦言,广州每年公务员都有流失,但还没有出现辞职潮,每一年有人会跳槽,其中最主要的一方面就是要做到待遇留人。现在广州市公务员待遇确实有点低,其他偏远的县级市感觉还比较可观。囿于广州缺乏调整权限,广州地区的公务员除了2年一档、5年一级这样的职级调整带来的待遇提升外,从2008年开始就再也没有进行过公务员工资调整。

●2013年9月5日,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,陈伟才任公司副总裁。此前,陈伟才任广州市公安局政治部人事处处长。

除了彭洁这样卖牛肉干的,卖碟、卖果冻粉、卖蛋糕的公务员,也不乏其人。越秀区一名公务员在下班后,还会跑到白云区黄石路一带卖碟卖数据线,当记者与他聊起他的生意经时,他坦率地告诉记者,正是怕被熟人发现,才跑这么远。不过,广州地铁方便,也不辛苦。他卖碟赚了钱,要讨老婆,有时候,他就在地铁口卖。不过,现在网购极为便利,他也在考虑做点别的了。

近日,来自某招聘网站于3月底发布的《2015春季人才流动分析报告》数据显示,进入2月这一传统求职季以来,已有超过1万名公务员通过这家网站向潜在雇主提交简历,这一数字比2014年同期增加34%。记者随后从北京另外一家招聘网站了解到,目前确实有一些公职人员注册了求职简历,不单是机关单位的公务员,也包括事业单位的中高层,30岁以上的人群是求职主力军,40岁以上的不乏其人。来自广东方面的求职人数达一万人。

“大学生毕业形势依然比较严峻,供求关系没有发生大的变化。”某市直机关部门相关负责人说道,现在公务员的社会地位实际没有降低。虽然养老金“并轨”等一系列待遇调整即将展开,但从预期看公务员福利水平不排除有增长趋势。

荔湾区某街道办事处原主任陈君(化名)也认为,在政府工作还是在企业工作,应该是自由的选择。“但在实际的操作中,两个系统间的流动并不畅通,反而很封闭。”陈君今年40多岁,在裸辞之前,他当了公务员20多年,先后在区、市、省级的各个岗位都历练过。之所以辞职,是想再选择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。目前,他正准备给出国读书的女儿当陪读。

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,姜泽锋认为是私营企业待遇普遍不算高。不少私营企业高层并不想把利润投入到提高员工待遇上,这就使得一些年轻人对私企发展失去信心,同时也把更多的希望寄托到了公务员考试中。

抱着“铁饭碗”的公务员为何要谋求职业转型?在广州,辞职转型的公务员多吗?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,目前广州公务员队伍选择辞职转型的依然只是极少数。在不少公务员看来,随着反腐带来的政治生态环境净化、工资福利走向透明、上升渠道也更宽敞通畅,有理想的公务员其实在本职岗位也可大有作为。

那厢,有公务员辞职下海,有公务员谋求转型;这厢,不少年轻人翘首以待加入公务员序列。记者发现,国家、省、市的公务员招考热门依旧。对于“好日子”的重新定义,对于上升渠道可能更广更通畅,这样的蓝图,无异于给一些有点迷茫的公务员吃了“定心丸”。

广州市某街道办主任张伟(化名)告诉记者,在他身边,已有一些公务员辞职下海,在他看来,这很正常。他认为,公务员是一个精英群体,上学时不少是学霸,工作中也大多有能力,但时间长了,还是会有部分人因为各种原因不能充分发挥其潜能,如果有机会,在更好更大的平台施展个人的才干,他觉得于公于私都应予支持。

去年市考期间,南方日报记者采访到已有8次公务员考试经历的考生李先生,目前在企业工作的他表示,这次他考的职位竞争很激烈,招录比达到258∶1。“虽然难考,但还是要试一下,企业的工资福利待遇比不上公务员,从长远来说,退休之后的福利更加没有公务员好”,他坦言,这也是他能坚持不懈参加公务员考试的原因。

霞姐是一基层法院的女法官,即将退休。30多年来,她处理的卷宗与个案数量,已记不清。但说起一件标的不足百元的案子,她却记得真切。“那件案子是维权案,标的是很小,但对当事人而言,它意味着公平二字。”对于人们所说的喝茶看报的日子,一直在基层判案的霞姐从未享受过,广州地处改革开放前沿,如今他们法院人均一年300件案已成为常态,也就是说,几乎一天要结一宗案件。今年以来,该院受理的案件数量又创新高,他们每周被要求集体回单位加班。有人笑称她和她的同事们为女汉子,也有人调侃她们为女神。“我觉得我们就是普通人,说到底,主要是我觉得不能辜负了当事人对我们法官的信任。”对于调整待遇,霞姐的同事们笑称,只要落实习近平主席说的“年轻人不熬夜”,他们已很开心。

阿海说,其实,个人心态很重要,正所谓一份耕耘一份收获。随着政治生态变得风清气正,相信能干事的环境会更好,也能吸引更多的同道中人一起来治理好广州,毕竟,大家都是羊城的一分子,谁都希望它越来越好。说起待遇,阿海告诉记者,他目前的收入要比深圳同样职位的大学同学低,如果职业年金能使收入多个三五斗,他希望能“解放家中的老人”,因为他们一直想回老家去养老。但目前关于收入要涨还只是传说,阿海希望那一天早点到来。

对于广州公务员离职下海的情况,广州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彭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他掌握的情况来看,目前还远未形成潮流。

对此,华图教育资深讲师姜泽锋认为,短时间内,公务员报考热还是不会降温。在他看来,真正的“公务员热”是大学扩招之后的事情,高校应届生已成为历年公务员考试的主力军。近些年来,社会上的就业压力与日俱增,而像公务员这种比较稳定又有社会地位的工作还是少数。相比已经工作了的人,大学生无论是在精力还是时间上,参加考试都显得更有优势,也就更加助推了这一趋势。

坚守岗位,但为了提高收入,有人选择了兼职。记者采访中发现,在微商时代,有不少悄然兼职的公务员。“收入实在不乐观,物价又不跌,在家里做点牛肉干拿到微信上卖也帮补下家用啊!”彭洁是湖南人,2010年大学毕业后来广州做了公务员,做牛肉干是她的拿手绝活。闲暇时间,她和婆婆一起开始做牛肉干,工作之余,她在朋友圈分享她的劳动成果。有朋友建议她可以开个微店,没想到生意还不错。她所在的单位有上千名女职工,牛肉干叫价130元一斤,还卖得不错。

“随着政治生态变得风清气正,相信能干事的环境会更好,也能吸引更多的同道中人一起来治理好广州,毕竟,大家都是羊城的一分子,谁都希望它越来越好。”

专家认为,公务员虽然特殊,但说到底也只是一份职业,不少公务员都是社会的精英阶层,如果有了更好的机会,有一定比例的人选择退出也很正常。如果公务员队伍只有进没有出,这反而说明机制有问题。

记者通过分析、梳理广州市公务员考试近4年的数据,发现2011年招录比率在63∶1左右,而进入到2012招录比率达仅为51∶1。2013年为59∶1,2014年则达到高峰的状态,666个名额吸引了70872人报名,考录比达到106∶1,这意味着平均每个职位将有106位考生竞争,激烈指数远高于往年。虽然部分省市公考报名人数下降,但长远来看,公务员报考热的局面不会发生太大变化。

●2013年11月,广州国际健康产业城管理委员会主任覃朗辞职,到一家房企任职。覃朗曾任白云区规划分局局长,处级干部。

对于当下公务员的生态环境,阿杰也与以前的同事们有过交流,对于是否要下海创业,大家讨论得还挺热烈的。阿杰说,正所谓创业容易守业难,辞职下海要干一番大事业,并不那么容易。随着反腐带来的政治生态环境净化、工资福利走向透明、上升渠道也更宽敞通畅,有理想的公务员其实在本职岗位也可以大有作为,大可不必跳槽。

●2012年3月1日,恒大集团聘广州市体育局原局长刘江南为恒大皇马足球学校校长,刘江南提前退休就任。

阿海告诉记者,忙归忙,但自己觉得工作能力在提升为处长后得到了全方位的锻炼。特别是“八项规定”出台后,应酬少了,钻研业务的时间多了。家中小孩今年5岁,还有两位年近古稀的老人,幸有贤惠的妻子,他觉得工作还是蛮有奔头的。阿海的朋友阿忠告诉记者,即便是出去旅行,也难听到阿海一句怨言。说到压力,阿海爱运动,打球、跑步、骑单车,正是通过这些运动,他将压力化解。阿海的同事这样评价他:“阿海将来是能挑大梁的角色。”

尽管情况如此,但从近4年广州市公务员考试热度对比看来,大众对挤入广州公务员行列热情依旧。业内人士坦言,近年来,社会上对公务员待遇问题议论较多,有人觉得这些因素或导致公务员报考热会有所下降,但短时间内,公务员报考热还是不会降温。

俗话说,三十而立,四十不惑。30岁以上的公职人员为何会成为求职主流?记者调查发现,薪酬待遇问题是公务员选择转型的首要原因。另外,工作压力大,工作氛围不够活跃也是公务员选择辞职的重要因素。

在真干实干中提升,这是公务员阿海(化名)心目中定义的行事准则。阿海从中山大学毕业,1995年参加工作,从未跳过槽,在单位1000多名公务员中,他多次被单位评为优秀公务员。真抓实干、任劳任怨,经过20年的努力,他于去年初被提升为处长,成为部门“一把手”。升职后的阿海相当忙:一周只能休息一天,即便是周末陪家人,随时有可能召他回单位处理公务。“但他越干越欢啊,我们都叫他劳模”。阿海的妻子有些调侃地告诉记者,有时在家吃完晚饭,阿海还要回单位加班。是工作太多还是效率不高?“非也,有时是突发情况,我毕竟是‘一把手’,相对熟悉情况,能尽快作出处理并汇报,好让事情早点解决!”

“考不考公务员不是我自己所能决定的,爸爸一直坚持让我考公务员。”有网民发微博说。不少专家看来,一些家长传统“官本位”“学而优则仕”等观念难以在短期内改变,对公务员职业仍然“高看一眼”。

彭澎介绍,他目前所认识的官员中,离职下海的有十多个。他们多来自实权部门,譬如国土、规划、公安,下海的干部级别多为处级或局级;此外,所从事的职业有比较大空间的公务员也有,譬如法律界的。就离职下海的时间来看,在“八项规定”实行前,广州已有一些官员辞职下海经商,而在反“四风”后,有些官员则是下定了脱离公务员队伍的决心。这些官员,多数不是在本地相关行业就职,当然也有个别官员为了下海提前退休,情况复杂,要具体分析。

“从目前来看,广州公务员离职下海的现象确实有,但还没形成潮流。”彭澎认为公务员队伍有进有出很正常,如果只进不出,只能说明政府机关油水太多,那才是不正常的。

近期,南方日报记者关注到,有基层公务员在网上自诉迷茫辛苦,但对于很多人来说,公务员仍然是个“金饭碗”。广州一位曾在信访部门工作过的公务员张先生中途辞职换了工作,后来又回头重新考了几次公务员。“还是觉得更稳定。公务员提拔缓慢,但到哪也都不容易。”

●2013年9月9日,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(含保税港区)管委会副主任、南沙区委常委、常务副区长孙雷辞职从商,出任浙江传化集团下属的杭州传化科技城有限公司总裁。

“我都干了15年了,三班倒,不能照顾到老人小孩,现在实在累得不行,若有合适的机会,我要转行。”阿芳谈起她的公务员生涯直吐苦水。她大专毕业后端了“铁饭碗”,在一司法单位做警察。工作是三班倒,不用朝九晚五上班是她最开心的事。但随着成家生子,小孩要在城区上学,每到工作日要坐公交跑上十多公里的路,她吃不消了。眼见奔四十,能做什么?过去的日子不是喝茶看报,但满身疲惫的状态显然不能持久。要抛弃年收入10万元的稳定收入及公费医疗吗?阿芳的丈夫极为赞成,但她自己犹豫不决:“工作继续要做,班不能不上,毕竟上有老下有小。”为转型做准备,从今年开始,阿芳周末跟着朋友去听讲座,去学烘焙。“孩子马上要读小学了,陪伴是最重要的,我不能缺席。我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将工作与生活兼顾的事业,哪怕它不是‘铁饭碗’。”